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与灵魂对白

新浪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269938562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苏英梅,笔名紫灵,中国诗歌学会会员,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。有近首(篇)诗歌和散文作品在国内各大报刊发表,主要发表于《诗潮》《诗歌月刊《星星》《鸭绿江》《满族文学》《芒种》《岁月》《海燕》》《辽宁青年》《航空画报》《中国诗人》《辽河》《关东诗人》《香稻诗报》《华夏诗典》《当代知名国学家大全》《当代中国诗人档案》《当代文坛?百家传世精品诗词》《新世纪辽宁诗典》等选本。多次在诗歌大赛中获一等 奖。著有诗集《时光深处》(沈阳出版社)。《辽海诗典》主编,【中诗网.辽宁频道】主编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书评】追求事物原始的质朴,本真的部分赋予诗歌新的内涵 ——读紫灵的《时光深处》  

2015-08-11 23:15:51|  分类: 文学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追求事物原始的质朴,本真的部分赋予诗歌新的内涵
——读紫灵的《时光深处》
  
     王小泗(四川)

    “籁自鸣天趣足,好诗不过近人情。” 这是清朝大诗人张问陶在《论诗十二绝句》中的其十二。大意是:诗歌应写出自然界的真实声音和充分的自然情趣,好诗的标准不过是近于人情。主张诗歌要崇尚自然,反对矫揉造作和格律束缚,真正写出人的真性情真怀抱,去伪存真,不要人工雕琢,这样才算音乎“天籁”、“天趣”,“近乎人情”的好诗。网络自由诗评人鹰之也有这样认为:共鸣何谓共鸣?就是读者读起作者的诗来像他自己写的,那如何让读者有共鸣?当然是客观化!你像滴水一样溶解在诗中,把发泄的自由与冲动让给读者!
    诗之诉求,源于心灵,诗之释义,皆于人性之根本。对生活逾感受的越深刻,就会逾加引起共鸣。
一个真正的诗人,必须在兼具善良和悲悯之心的同时,还要知孝、感恩、报德,敬畏生命、珍惜缘分。唯此,才可能对世界满怀爱心,才能写出触动人性和灵魂的文字。
    《时光深处》是女诗人苏英梅的处女诗集,文本177个页码,收录了《把灵魂还给故乡》《春天的回声》《母亲》《时光如碑》等三十组诗和几十首短诗。作品视野开阔,充满激情,渗透着感悟的智慧,从个人的人生经历出发,通过丰富的意象营造和独特的语词组合,抒写内心的点滴体验。感于目,亲乎情,切乎事,会于心。以感恩的心态寻觅和感受生命的温暖。
    在远方的路上夜行/燃起一堆篝火,触摸陈年怀想/吟唱思的疼痛/我收藏的落日/是母亲遗落在地里的眼泪和汗水/气候冷暖,人情世故/以及纠结的心事/在故乡的定义里绕来绕去/从离开的那一刻起就奢想/取道回乡,可始终是以场天真的梦想。《灵魂.回归》这是组诗《把灵魂还给故乡》中的一首。
苏英梅出生在沈阳,小时候随母亲下乡。那是一段极其艰难的日子,原因诗人从未提及,但可以想象得到其中的一切,后来随父母回到祖居沈阳。而此时乡村的一切,也就是被诗人誉为自己的第二故乡已经深深植根于灵魂深处。
    青山隐隐,春天的花蕾,夏日的风,秋日的残阳,冬天的冰挂,弯曲的清溪边野花开满小路,睡梦中的鸟语,水田边的青蛙,鸭子嘎嘎,从水面游走。脸庞黢黑勤奋憨厚的乡邻,水田里使牛的吆喝,迎面走来身背草篓的大姐。青山上,我们终日游玩,清清的溪水里,我们戏浪飞舟。草萱子上,和月光比着高矮。曾经下放的乡下,那里有妈妈的汗水和眼泪,也有我幼小的脚印,只因有爱,何事长向别时圆,山青青,情切切,往往是离别之后,才知道亲切,这里,已成为诗人的第二故乡。那里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都在诗人的心灵里烙下了深深印记。而人情世故,以及纠结的心事,剪不断,理还乱,从离开的那一刻起就奢想,取道回乡,可始终是一场天真的梦想。
    诗人是人类之爱的布道天使。写灵魂,写灵魂深处最疼的往事,让它成为记忆的颜色。才能够回归自然本真,找回真正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,从而回归灵魂的栖身之所。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是信息爆炸时代,商业化离我们每个人是如此之近,光怪陆离的纷繁世界,生活的各种压力接踵而来。从来没有哪个时代有现在这样的快节奏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有的人变得不知所措,有的人甚至迷失方向,失去自己最初的目标,精神颓废,过得很不充实,时常叹息时光匆匆,却无能为力……
从字里行间,我们很难发现这种时下流行的抱怨和浮躁,袒露于眼前的是诗人内心的平静,我认为这种平静就是一种觉悟,一种豁达的心境,不以物悲,不以物喜。就像晴朗的天空,空无一物又真空妙有。内心平静的人,一定是一个替天行道的人。
    岁月,苍老容颜也苍老了情感/花朵,从灿烂枝头/突然跌进季节深处/在宿命背后/注定一生的美丽与哀愁/内心隐语,以无奈形式刻进特定年轮/时间把一切看得很清/一滴清泪与星月对望/空旷流出,拉开夜的冷凝/爱的箴言,遗落风中/我看到漂浮的忧伤。《时间之外》《季节疼痛》组诗。
唐·释寒山有诗云:“旭日衔青嶂,晴云洗绿潭。”初升的朝阳被青峰遮住半边,好像衔在山峰的口中,晴空的白云倒映在绿潭里,好像被洗得更加明净。远处有山,山外有日。近处有潭,潭内有云。青峰衔红日,绿水洗白云,色泽鲜明。赋山水以灵性,给物态以动感。苏英梅的这首时间之外,虽然只有短短十一行,却本意鲜明。灿烂的花朵俏丽枝头,星月高挂在天空,俯瞰苍生,笼罩万物。诗人内心的隐语,一年年春花秋月,遗落风中,我看到漂浮的忧伤。在这里一切景象,一切意象都互为照应,互相补充,互相渗透。构成一种和谐的情感和景物的场。既是诗也是画,画在诗中藏,诗在画上吟。诗之画面立体呈现,且层次分明,灵动强烈。当一切坚固的东西烟消云散了的时候,最后只能动用真情直接面对。
    腊月的风,锥骨钻心/我隐约听见岁月深处的哀鸣/恐惧,在表情苍白里隐藏/经年疼痛/注定,提前拉近/该来的终归会来/那刻,母亲遵从神明感召/放下所有/一只白鹤,载着静美魂灵/扇动悲情/人生必经,无法躲避/有时措手不及/当平静的温暖被打破,幸福成了奢望/悲伤/势不可挡。
“当母亲逝世时,我身心交瘁,简直要垮掉,我几乎不知道如何生活下去。”这是英国前首相希思在他母亲即将去世时说的话。这句话的确道出了众多人在失去母亲时的真实心境。我一直相信人是有第六感应的,尤其是在亲情之间,越亲近的人,这种感应就愈加强烈,就像幻梦,就像一些玄异般的预兆,在事发之前就会提前出现。
    腊月的风凛冽锥骨钻心,岁月深处的哀鸣,声声扎进我的耳鼓。诗人一开头就给我们写出了这种玄异般的预兆,而后,果然,该来的终归会来。是的,生老病死,人生亦然,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过程。母别女,女别母,白日无光哭声苦,失去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,虽然还有色有香,却失去了根。(老舍)人的嘴唇所能发出的最甜美的字眼,就是母亲,最美好的呼唤,就是妈妈。妈妈是我人生旅途中的一根拐杖,当我们脚步蹒跚时,帮助我们找好重心,支撑起一片希望的原野。世界上一切其他都是假的,空的,唯有母亲才是真的,永恒的,不灭的。可如今,母亲已经远去,和女儿阴阳两隔,天属缀人心,念别无会期。凄凄惨惨,催人泪下。诗人不但对母亲一往情深,对父亲也是充满了不尽的怀念。她在《父亲》组诗中这样写到:父亲/我是你不经意掉落在人间的/一朵小花/也是你最大的牵挂。父爱如山,父爱是远山的呼唤,是一江融融的春水,弥久恒新,深沉而强大。在我生命里奔流着你的基因,坚强,善良,真诚。
    跋涉中/双足留下战栗的苦涩/我的八九点钟,隐于烟雾之外/淅沥渐起飞鸟的啼鸣/心灵衔着肉体/飞舞,飞舞/此去经年/一些慨念的行囊/被一而再再而简化/呜咽青春,是一个人童话/不肯成熟的旅程,仍藏着春天的明媚。(一个人的旅程)《在路上》组诗。
    诗是一个多面体,诗人各有表达方式,要达到一个理想的契合,这就需要一个支点回到本真和原点。本真和原点应是自我、心之魂,思之意,找到现实生活中的诗意,心灵才不会有浮躁。路行千里,难在第一步,当历尽荆棘,会当绝顶之时,便是无限风光。
真正的自己是属于有灵魂的生命,没有在山间小路跋涉徜徉,怎知山路的崎岖风光;没有捧起山谷中汩汩的清泉,怎知山泉的清冽甘醇;没有置身于一望无际的大海边,怎知生命的深邃与个体的渺小。这是一个人的童话,不肯成熟的旅程,一路风景,一路歌,尽管充满苦涩,但前方仍藏着春天的明媚。
这首诗着重表现了诗人的豁达和开阔的胸襟,对生活的热爱和执着。
    夕阳迫近/黄昏的皱纹/凝结为一滴浊泪/在低处的视线徘徊/阳光的叹息/掠过一个又一个青涩晨曦/枯黄华年/老了青春的回忆/走近风中的忧伤/是散落在一天天的印痕/秋的脚步/蘸着日子/聚焦潮湿的夕光/商隐夕阳/独斟从容。(回忆,夕光)
    贾平凹曾经在荒野地里发出顿悟的感叹:“生之苦难与悲愤,造就着无尽的残缺与遗憾,超越了便是幽默的角色,再不寄希望于梦境和来世。”诗歌是情绪化的缔结,也是思想的具结,它赋予我们触及心灵的美感体验。苏英梅的这首《回忆,夕光》着笔沉重,肃穆,寥廓苍茫,含义隽永。大气凄美。采用意象化的抒写方式将读者迅速引入在场,把自己的一腔情感隐忍在黄昏的皱纹里,在这里意象、象征、细节等的巧妙使用,带给读者的不是单一的情感导向,而是留下了更为开阔的感悟线索与诗意空间,使每个读者都可以从中读出类似但又完全不同的人生体验。
    苏英梅的的诗,从内心出发,一切顺其自然。拒绝做作、矫情和夸张,不刻意去做一个诗人的诗人。言有尽而意无穷,辞已尽而势有余,情在词外,理蕴其中。拒绝玄学化和空想,从根底上回归精神的朴素和纯粹,不断靠近现实,以便接上地气。她在《乡间的小河》中这样写到:一块石头,女人的搓衣板/风雨打磨/诉说时代变迁以及沧桑岁月/我触摸石头/就像触摸久远/乡间的小河/是经典,是神话/小河的石头,任凭风雨打磨/纵横经络/光滑成器/而我,经岁月的打磨/却不能光滑成器,完整成诗。
    在这首诗里由一块简单的石头到最后联想到自己。诗意递进,不断升华。这就是所谓诗者,志之所之也。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。 朴实,精炼,质朴而不粗俗,情调雄浑高雅。诗是什么?诗是表现作者志向的。在心里称为志,用语言表达出来就形成诗。
    我与苏英梅相识多年,还在网易她开办中华书刊文学圈的时候,我有幸做了她的管理员,从那时起,我们就对诗歌与文学进行着不间断的交流。我十分欣赏我的这位文学上的知音,她不但学识渊博,而且悟性特高。对朋友的真诚更令我时时感动,当她知道我是一位高位截瘫多年卧床不起的重度残疾人以后,曾在一段时间里难以释怀。自那以后,我们的交流又从文学扩展到我的日常生活。去年,得知我病重住院,马上寄来现金五百。当时,我刚做完手术,在病榻上不能动弹,也不能说话,只能用短信这种方式简单地表达一下我的谢意。
英梅对朋友坦诚,实在,大度,真心,和她交流不需要防火墙。正如她在《为你写诗》这首诗中写到:因了你/心灵的荒漠,滋生篇破土而出的新绿,你携着绵绵细雨,潜入我的梦里,此时没有楚河与汉界,我满心欢喜。
    时光,往事,犹如日夜东流的江水,见证着我们所有经历的过往,岁月,沧桑,沉淀着生命中的那些悲欢离合。《时光深处》这是一部没有时下故作、扭捏之情的纯诗集。语言朴实,思想隽永真诚、意象大气,唯美而又不失弹性,角度独到而张力充盈,既不张扬激情,也不倾诉怨恨,一切从本真出发,尊重自己内心,情味浓郁,愈久定会靡香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